龙景园机构:龙景园旅游智业网 | 龙景园旅游规划设计院 | 龙景园虚拟旅游
商务直通车
400 030 1357

重拳整治下的中国高尔夫运动何去何从

来源:北京龙景园 时间:2015-07-09 编辑:方元

打高尔夫球被视为一项贵族运动,这使它在中国官员的腐败生涯中往往扮演不光彩的角色。于是作为宏大的反腐战略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几年前掀起了整顿高尔夫球场的行动,并将今年的6月30日作为截止期限,然而目前官方并未有公布整顿的结果。

  2014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要求将全国各地高尔夫球场,按照取缔、退出、撤销、整改四类要求进行处理,并明确取缔类球场的完成时间表是2014年12月31日,退出和整改工作则都必须在2015年6月30日前完成。

  如今已经进入7月份,官方并没有公布高尔夫球场的整顿结果。界面新闻记者日前致电国家发改委问询整顿的结果,工作人员答复称:“整顿的结果要报国务院批复,到时候国家发改委会牵头统一开新闻发布会公布结果,具体时间还待通知。”

  最近一期的高尔夫行业刊物《高尔夫球人》引述资深人士延陵子的话称:“地方政府的清理整治结果是否能够得到中央政府的认可,是目前貌似已过关的的球场真正的大限。按照安排,7月1日至7月15日是各地上报时间,因此,真正的大限可能要等到国家发改委正式表态,这个时间也就要到7月15日之后了。”

  在今年3月30日,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两部委下发禁令,取缔全国66家高尔夫球场,涉及二十多个省份,其中山东取缔高尔夫球场8家,数量居各省区市之首。云南、广东取缔高尔夫球场各6家。从66家球场的分布来看,我国东部沿海地区以及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中部地区成为了重灾区。

  6月30日后,《高尔夫球人》对全国多家高尔夫球场进行信息搜集显示,广东取缔5家,退出8家,撤销7家,整改80家;北京取缔3家,整改7家;山东取缔8家,全部整改;海南取缔3家,整改5家;江苏取缔1家,退出和撤销4家,整改30家以上;云南取缔4家,整改38家;上海取缔1家,退出3家,整改21家;广西取缔2家,整改11家;湖南取缔1家,撤销4家,全部整改;辽宁取缔5家,撤销3家,整改18家。

  信息还显示,四川取缔2家,整改10家;湖北取缔1家,撤销1家,整改12家;重庆退出2家,整改9家;内蒙古取缔4家,整改5家;江西取缔4家,整改1家;吉林整改2家;贵州取缔3家,撤销1家,整改2家;新疆整改2家;黑龙江整改2家;宁夏取缔1家,整改2家;陕西取缔2家,整改4家;安徽取缔1家,整改3家;河南未进行整改;福建取缔1家,退出1家。

  由于并非官方公布,一些数据较为模糊。现在全国共有多少家高尔夫球场?国内高尔夫球专业公司朝向集团在今年3月份发布的2014年度《朝向白皮书—中国高尔夫行业报告》显示,2014年全国共有高尔夫设施538家,合计656个18洞球场。而华人高尔夫门户网站唐高网显示,共有583家球场。

  虽然这一数字并不确切,不过,早在2004年时国内高尔夫球场总数还是178家。十多年间,高尔夫球场的数量增加了三百多家,而这一增长伴随的背景是,政府部门不断重申禁止修建高尔夫球场。

  2004年1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要求各地暂停新的高尔夫球场建设,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规范已建高尔夫球场的运营,对于凡未经批准建设、擅自非法征占土地的,要依法进行处理。

  2011年4月11日,国家发改委等11部委又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

  总体上,整顿高尔夫球场的原因都是违规建设,非法占用土地资源等等。在上述两次整治之后,显然并没有遏制住这一现象。而十八大后,高尔夫球场的整顿开始与反腐相联系,依法治国、确保政令畅通也被提上重要日程,政府官员和国企的涉高尔夫球运动开始受到限制。

  违规现象的此起彼伏,究其原因,央视经济频道在今年就云南、山西、广东等地的高尔夫球场的清查整治工作进行连续报道后,把矛头直指地方政府阳奉阴违、政令不通的问题:高尔夫球场能够在各地野蛮生长,与一些地方政府的纵容与不作为紧密相关。

  原国家体育总局小球中心副主任崔志强撰文指出,很多地方政府为了追求地方GDP的高增长,热衷于追求政绩形象,认为巨额的高尔夫球场投资会给地方经济增长助力,而且对加快城市化进程、促进旅游消费好处多多。于是,尽管禁令没有解除,仍然顶着各种压力变换名目以“体育公园”、“休闲产业园”等等名头吸引投资商兴建球场,于是在一阵阵的喊打声中,违规的高尔夫球场仍然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增加。

  然而,清理是否一定意味着简单地一铲了之?崔志强举例称,比如原来球场的位置是垃圾场或者是废弃的旧矿场,是不是一定要恢复成原来的状况?以前合法兴建但因国家政策或法规发生变化而被清理的球场如何妥善安排?清理可能会带来一系列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企业、员工、会员的权益等诸多利益都需要权衡。

  山西太原长风高尔夫球场在被取缔后,央视曾对其报道称,取缔禁令丝毫没有影响这里的生意。该球场在上述《高尔夫球人》杂志刊登的一封给李克强的信称,自己是响应太原市政府号召,参与西山综合整治,所建球场是利用荒山荒坡和废弃工业用地,符合国家十一部委文件对土地性质要求。

  该球场还称,“其他省市……对不在“四大禁区--耕地,天然林、国家级公益林、自然保护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的不于取缔,而我们山西省只是单纯的以时间划线“一刀切”,没有科学审慎地执行政策。”

  面临整顿“一刀切”的问题,无忧高尔夫网站总经理何武对界面新闻说,业内对此有很多呼吁。他称,很多球场建在垃圾填埋场、煤灰处理场、黄沙地,这对改善环境,防止风沙起到很好的作用。

  《新闻晨报》一篇评论称,对于一项本身没有原罪的运动,“破”与“立”是同等重要的。所谓“破”,就是按照相关政策,对现有的高尔夫球场进行清退或整改;出台高尔夫球场的行业规范就是“立”。

  据腾讯《棱镜》报道,水利部和全国节约用水办公室已经制定了《高尔夫球场节水技术规范》,提出高尔夫球场应优先使用雨水、再生水等非常规水源,应采用喷灌、微灌、滴灌等节水灌溉方式。并且于今年7月1日正式实施。

  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胡林是上述文件的起草人之一,他对《棱镜》称:“规范的出台意味着,当球场的用水量超过用水定额时,球场可能无法获得供水或者需要使用更高的价格获得水资源。如此,部分能达到标准的球场继续经营,达不到标准的则被慢慢淘汰。”

  胡林曾给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写信称,各地不断出现将球场简单粗暴地进行破坏性处置的报道。不少球场以保护环境的理由被铲除,但处罚的依据是上级行政命令,而不是高尔夫球场对环境影响的客观数据,这是不恰当的。

  胡林认为,就基本性质而言,高尔夫球场是体育、娱乐休闲和旅游升级换代的配套设施,相对许多高能耗、高污染和资源消耗型行业,高尔夫是无烟型产业,有利于经济结构转型优化和刺激内需。

  胡林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高尔夫球场对环境的影响是以正面为主的,水资源农药等通过科学合理使用是不会对环境造成危害的。他说:“对环境有没有破坏,应该有数据。比如污染了水,什么指标,污染的多严重,国家标准是什么,当地标准是什么样,实际监测的数据什么样,才有说服力。”

  崔志强曾向《棱镜》建议,必须认清楚高尔夫球场是体育项目,必须大众化,抛弃会员制,发展公众球场,府部门要严格控制球场选址,严禁占用耕地,鼓励在荒地、滩涂等不宜耕作的土地以及垃圾填埋场和废弃矿场等地建设公众球场。

  何武对界面新闻称,高尔夫球是体育运动,但也是根据市场需求有它特定的消费群体,就像国外,有纯会员制球场,有公众球场,也有半开放的会员制球场。可以鼓励政府主导,企业参与建设公众球场,但抛弃会员制全部变成公众球场也不现实,违背市场规律。


扫描二维码关注龙景园
公司地址:北京朝阳区媒体村天畅园4号楼2506
免费电话:400-030-1357
24小时电话:15901324468; 010-64528976
邮箱:bjljy_2012@126.com; bjljy_2012@sina.com

本网站部分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本文的文字及图片)来源自网络,一切相关著作权利归属于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相关专题

设置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条款
Copyright © 2012-2022 bjljy.net 北京龙景园旅游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 130317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