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景园机构:龙景园旅游智业网 | 龙景园旅游规划设计院 | 龙景园虚拟旅游

纪念第8个中国旅游日

来源:网络文摘 时间:2018-05-31 编辑:龙景园

故宫

回望第一个中国旅游日诞生以来的八年,太多的事情或许已被我们遗忘。
这八年,是互联网浪潮继续刮向纵深领域的时代,更是技术创新带来移动端快速发展并彻底革新我们的信息获取、消费行为、支付方式、社交理念的时代。

吴晓波在《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中以“除非经由记忆之路,人不能抵达纵深”为序,开启了他对中国经济十年发展的剖析。遗憾的是,作为在十二五开局之时就被定义为中国战略性支柱产业的旅游业,依然没有被列入中国经济、产业变革的十年风云得到关注。

但,这个与互联网、与大消费、与房地产……更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密不可分的行业,这八年也是风云激荡。每个旅游人身处其中,守望与抉择,似乎从不曾辜负这个时代,也不愿被时代所辜负——

2011年:高铁与会展激活旅游业

2011年首届中国旅游日的主题被定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次月京沪高铁的开通,缩短了这条路,带火了沿途10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5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以及100多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上海、北京、天津、南京、济南 、沧州 、蚌埠 7个城市组成了“京沪高铁城市旅游联盟”,共同发力高铁经济。

也在那一年的秋天,西安世园会超额完成游客接待目标,以1544万余人次的接待量创世园会历史新高。园区演艺活动超过8500场次,拉动全市经济增长1.5个百分点,也因此将办节、办会推动地方旅游的热潮推向了顶峰。

然而,场馆的后续利用也成为了包含上海世博园区在内的全国各地各类场馆发展中的难点。

2012年:史无前例的OTA价格大战是江山一统的开端?

今天站在ITB上海展会论坛桌前意气风发的OTA大咖们,是否还对六年前那场史无前例的价格战心有余悸。多少昔日战场上的兵戎相见,变成了共结连理后的相敬如宾。

那年7月,携程启动了成立12年以来的首次大规模低价促销,让利总额达5亿美元。紧接着,艺龙网高调宣战携程,“我们全部先打9折再减1元。”随后,芒果网宣布投入8000万元现金补贴,同程网也豪掷9000万元参战,悠哉网则推出了“八周年全场让利8000万”,将价格战推向高潮。
后来,我们终于明白,那是携程 “统一梦”的开始。两年以后,携程入股同程、途牛,再过了一年,携程以37.6%股份成为艺龙第一大股东。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去哪儿“归顺”,连艺龙和同程也皇上主婚下“在一起”了。

曾经的硝烟四起、群雄割据,到携程一统江山。这八年来,虽然老百姓不懂互联网圈的721生存法则,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孙洁鞠躬道了歉又怎样、你卸载了携程app又怎样,“殊途同归“,你的钱终究还是要到携程的财报里去的。
2013年:旅游法能否救赎被宰的中国游客

杀鸡取卵的宰客现象在中国屡见不鲜、屡禁不止,直到2013年4月25号正式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游客以为自己从此就多了一层厚厚的保护膜,管理者以为经营者能有所忌惮。然而,我们都低估了中国涉旅终端从业者的复杂程度。你规范得了导游,还能约束每一个旅游景区大门外那些流动商贩的言语和行为吗?

于是,打脸的事情依旧层出不穷:香格里拉导游“不交钱刀架脖子上”、“女游客丽江骑马不给钱遭殴打”等宰客恶性事件依旧频频。强迫购物、欺客宰客、惊人门票,这些年,这些乱象,变好了吗?除了旅游法和部门的监管,旅游业涉及的方方面面又广又深,怎样的监管体系和架构才能真正成为合法旅游经营者和中国游客消费权益的保护伞?
2014年:一元钱买得了门票但买不来一场旅行

OTA决战移动终端的时刻从布局目的地战略开始。2014年暑期的1元门票大战,恰逢当时以丽江玉龙雪山为首的各大5A景区宣布门票价格上调20%后。广大游客犹如酷暑逢甘露。门票作为移动端抢占国内休闲旅游市场的“入口”,成为当年OTA大战的主战场。

三年过去,无论是全线价格战还是门票战,又或是后来大举进攻线下门店, OTA的战争大戏伴随着后来越来越多的后起之秀飞猪、美团旅行的加入,加上马蜂窝这样以内容为卖点的分享平台变身渠道商,高歌迈向国际的携程是否还能靠砸钱来拥抱目的地端的半壁江山呢?
2015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然而景区摘牌、大虾太贵、厕所太脏

那一年,一封充满情怀的辞职信席卷了朋友圈,撩拨着多少人出去走走的神经。

然而,就在这一年,“艳遇胜地”丽江古城、“非诚勿扰”西溪湿地被严重警告,山海关景区5A资质被取消,国家旅游局这次看来是玩真的了。各大景区人人自危,自检工作全面开展,保A创A如火如荼,拉动了脱胎于旅游规划圈的又一个黄金业务——“景区创建服务”的诞生。

保A创A的首要任务被聚焦在厕所革命上。三年新建、改扩建旅游厕所5.7万座,其中新建3.3万座、改扩建2.4万座,这个精准的数字让景区在这场创建大比拼中,以厕所设计开幕,以厕所建成结束。

我想,这也是很多人,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厕所在解决个人刚需外,还有如此重大的意义。当然,这是一场文明的革命,只要我们不把文明曲解成了蹲位的尺寸。文明如厕的习惯比起厕所设施,要重要很多。在当时《游客不文明行为记录管理暂行办法》公布中,其实应该将不文明如厕游客黑名单制度首当其冲。当然,这个操作起来有点难度。

2016年:小情怀与大鳄鱼

情怀这个词在2016年被彻底妖魔化,而安放这个词的地方就叫民宿。全国各地的各类旅游业论坛上,谈民宿必情怀,谈情怀必民宿。你没点情怀没开个民宿,你都不意思出来混。就像屠夫怎么好意思去参加诗词大会,吟诗作赋呢。

有赖于高涨的情怀,非标准化住宿行业发展迅猛,以民宿、公寓、客栈等非星级、非经济型住宿产品服务为主要业务的平台估计已经超过20家。

当然,大资本从来不讲情怀。因为对大资本来说,彪悍的人生根本不需要解释。

这一年,中国最大的旅游集团诞生、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团诞生,而万达以174.3亿元旅游产业收入和高达37.1%的增长率告诉全国房企,“我”都要进军全球旅游了,你们再不进来旅游圈玩,就彻底out了。当然,一年之后万达13个旅游项目的出售让不少人懵圈、但也让恒大凭借2年建15个童世界的雄心壮志,从此在旅游圈站了起来。

而对那500家全域旅游示范区的主管部门来说,没有什么比如何创建更焦灼的了。全域旅游是什么、全域旅游规划怎么做、怎么执行、示范区建设怎么实施,学界思想火花燃烧、政界忧心忡忡,规划界暗自窃喜。这500家每家做一个规划,每一个全域旅游规划下面再有N个专项规划,还不算后面前赴后继、争先恐后的示范区……于是,景观设计公司、广告公司、地产策划公司,连旅游学概论都没看过的,都一夜之间成了全域旅游专家。

前有草莽野战部队截留规划蛋糕、后有大资本掘地三尺挖人才,上有政府渴望资金和运营支持,下有渠道商企图借力布局目的地,那个曾经处在旅游产业链条最前端的、带着浓浓书卷气、“阳春白雪”的旅游规划行业,被彻底拖入了这场旅游产业的整合之战。不能免战、无法免俗,无论是百人大企业还是十人小团队,都给自己美美的戴上了“类甲方”的全程服务商帽子。然而,盛名包装之下,真正的人才结构变革和营收来源变革,或许都尚未真正开始。


扫描二维码关注龙景园
公司地址:北京朝阳区媒体村天畅园4号楼2506
免费电话:400-030-1357
24小时电话:15901324468; 010-64528976
邮箱:bjljy_2012@126.com; bjljy_2012@sina.com

本网站部分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本文的文字及图片)来源自网络,一切相关著作权利归属于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相关专题

设置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条款
Copyright © 2012-2022 bjljy.net 北京龙景园旅游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 13031737号